168手游网努力只是想做好每一个棋牌平台的分享!

首页 >  现金棋牌 / 资源

棋牌游戏:搓麻将有什么乐趣呢?

小伍 2019-08-12 现金棋牌
上海话里,麻将用“搓”,比广东话台湾话的“打”麻将,显得文雅泰然,慢条斯理多了。“搓”,意味着一种细磨细揉悠哉悠哉,完全不用那么急吼吼极形恶状地“打”。
  搓惯上海麻将的,不大会搓台湾麻将、广东麻将,主要是因为上海麻将,输赢来去没它们那样大(那种职业性靠麻将吃饭的,自然不在此文之例)。上海人搓麻将,大多是白相相,朋友叙叙、小乐惠一下。而且,上海人搓麻将更讲究做花头。麻将老举的只需用手指一抹,看也不用看,就知道这只是什么牌。
  上海麻将可能和很多其它地方的麻将不同,是没有垃圾和的,一定是清混碰,一般两花起胡。所以,牌是要慢慢撮的,但又要防止被包,又要很灵活。撮势很重要,情愿黄翻,也不要出冲。
  “小鸟停在杠头上”,会打麻将的都知道这句话,上海坊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某个牌局中,一方上来连咬上家三口,飞速三摊落地,并单吊“一索”听张。这可是清一色大吊车啊,翻几番已经算不清爽了。其他三人只有“摇铃”的份,以期把这副牌黄掉拉倒。
  这人着急啊,不抓牌的时候就一直不停地用自己的中指尖去蹭他手里的那张“一索”。 但不知蹭了多少圈了,这“一索”始终就是抓它不来。 最后一圈,他终于摸到了一只花,便兴冲冲地去杠。谁知杠来的竟是一张“白板”!
  众人正要长舒一口气,只听他兴奋地叫道:“我和了!”“一索”吊头,“白板”怎和?仔细看时,原来那张“一索”被他蹭得太久了,已然蹭成了“白板”......

 

上海人喜欢搓麻将?搓麻将有什么乐趣呢?


  搓麻将,既是十分小市民的白相,也可以做得十分奢华高贵,主要是看参与游戏的人。中国古语,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。麻将台子上,本身就是一只只既定的小圈子。一张麻将台四个人,但凡稍有点生活经验的,不用交谈,甚至根本不用询问,只需眼睛一瞄,就十分明白自己这只麻将台坐得上、坐不上。
  虽然没有对号入座,也没有领位人,任何一个麻友(麻将朋友)都会准确无疑地,在几百张麻将台间,找到自己坐得上的,属于自己的麻将搭子。一旦觉得坐错台子,不用人提醒,自己就会觉得椅子生刺,快快走人才是。上海人大家心知肚明,若要估摸一个人的文化层次生活品位,无需一定看他本人,只消看看他的麻将搭子,就大约摸有个七八分把握了。
  搓麻将,是娱乐,更是一种社交,输赢不是主要的。不过,话要说回来,对上海弄堂里的小家小户主妇,她们前日里在布店看中的一段旗袍料作、快要用完的一盒花兰牌香粉,都暗暗指望在麻将台上,赢点外快来补上的。所以讲,尽管输赢属十分小儿科,却大家都是认认真真。

上海人喜欢搓麻将?搓麻将有什么乐趣呢?

 

  去搓麻将的人家,通常都是众搭子中,住房条件最宽敞,干扰最少的,高级一点,还有人会为之张罗茶水点心......一句话,终归是环境相对比较最好的一个。于是,边上有无线电唱唱,手边有热茶,搓了几圈息一息,还有热灼火烫的赤豆汤酒酿园子,这就叫“主雅客来勤”——搓麻将不单单为了搬弄那144只牌,更为着享受一种惬意轻松的氛围,这才是上海人白相小麻将的真正目的。
  上海人搓麻将,哪怕是街坊间小来小去的,都十分讲究台面的观感。旧时有种八仙桌,四边都有一道高出台面二、三分的楞码,还各有四只小抽斗,这其实是标准的麻将台。
  小抽斗用来放筹码,四围的那道楞边,就有讲究了。上海人搓麻将,包括一般普通人家,都会在台面上铺一层不薄不厚的毛毡,再在上面铺一浆烫过的麻将台布;台布的四周有布条,用以紧紧绑扎在四只台脚上,绷紧的程度,得用一只硬币扔上去可以蹦弹起来为准,而边上那道楞边,正好可稳定这层毡单。
  铺上这样的毡毯,无论是洗牌还是打牌,手感极好。而且,可以保护麻将牌面,不受磨损而且清洁干净,搓麻将的声音也不会太大,以免搅扰了他人。
  现在自动麻将桌已经越来越多了,只要一按钮,就会自动洗牌自动砌牌——这种“现代化”,老牌友并不欣赏——搓麻将连洗牌都懒得洗,还搓什么麻将?据说自动洗牌机的好处,就是一个“快”,但是再想想,如果连搓麻将也要讲究速度,这麻将搓得还有什么乐趣呢?那不是搓麻将,是赶麻将了!

Tags: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